予安

录子

明儿就放假了,后儿就开始上课外了。还是实在没忍住,随意写了点。权当练练笔了,找找感觉。





























在我还是小学生的时候,我的学校就在我们家对面。用我妈的话来说“把一根绳一头系在我们家楼顶,另一头栓牢在教室那头,唰的一声,上学这都是5秒钟的事!”

我自然是不敢做这么危险的事的,还是小胆子的走我那到学校5分钟的路程。

后来大了,学校也远了,改坐公交了。相当时一二两年坐的都是公交,直到第三年——大考。我妈不由分说的拎我上了私家车。虽说旁眼看来,这可是无上的待遇!但是我这人脑袋缺了点零部件,还是一心喜欢着公交。比公交更喜欢的事的确还有一个——高铁。在所有交通工具排成三六九等之后排在最后面的也有一个——摩托车。但这些都是后话了。

回到公交——我们这个时代已经注定离不开车这个东西了,我现在在椅子上打着字,我妈在旁边各种走,搞的有些心烦时,我这样想。你想啊,过去那些慢悠悠美好的闲惬的时光已经不复返啦,至少在我们这种大城市里,不可能没有快节奏的交通工具做衔接。

我脑中清楚的浮现出一条在夜中由车灯组成的长龙,从近及远,慢慢变得模糊,仿佛一溜烟朝下,潜入了无底的海中;仿佛上升,飞上了不可及的云端。慢慢移动的巨龙让人看得恍惚,斑斑点点的光圈慢慢渲染,直到连成一片片密不见顶灯影光迷的原始大森林。我们每一个人都躲在一丛又一丛植物背后,瑟瑟发抖的祈祷着猛兽不要出现,却深不知,背后的小山丘上,早已有一双泛着莹亮的眸子,在你背后一动不动的盯着你......这里的森林法则还多的是,大点再说也不迟。

哎嗨哟我插一句,成绩是真心不能再下去了,再下去可真是不行了...


回归正题前且慢,你说我是不是有点像冯唐啊...?且不说没有人老人家的文才,到是把老人家的啰嗦给学过来了,属实有些不值...


好,继续说公交。

公交上曾经发生过挺多事的,毕竟做了那么多天公交,照现在的妄想症,可不得一天好几个啊?可惜现在坐公交已经成了一道不可多得的小点,偶尔才能挟来,慢慢一品。




我是一个年未满30的公交司机,小时候没咋好好读书,没啥大本事,以致现在唯一能做到的绝活就是能把车开稳,说来也挺厉害的。

其实这样做了意义也不是那么大,而且有些师傅是是心里烦躁真心不愿意这样。人们上了车后又下了车,都不会怎么记得司机的。但我就是想开的稳一点,就算我一天八趟十趟的开,稳点,乘客舒服。

每天开着公交经过同样的这些路,一天的变化,心里清楚的很。早上清晨人还少一些,到了第二趟,人便慢慢多起来了,然后就挤起来了。

另一个挤的时间是下午5点多,冬天的时候,人们在车口下面轻骂着一蹬腿,黑压压的一片鱼贯着上来了。

路线里面有趣的地方好像不少,其中有一站印象挺深的,下了车车站旁就是一个学校。看着那些穿着一样校服的孩子的确有点感叹的意味,我的女儿也差不多是这个年龄,上着学。孩子们挺有活力的,挺好哈。

一天下午他们放学,到站,车上人不多。蓝校服们上来了。初三,补课,挺辛苦的,比我那会儿刻苦多啦。

几个人做了几站最后稀稀拉拉的下去了。最后到了倒数第四站,一撇后视镜,还剩几个乘客。诶,怎么还有个蓝校服的?照理说学生的家没那么远吧?

我扭头一看,那女孩在座儿上睡着了,想来是累了,睡得挺香。

她大概是坐过了站了,这事可不稀奇,看着车里乘客都不怎么着急的样子,想着这次我得掺乎惨乎。我把车停下,离了座儿,打算把她叫醒。但看着她睡着,一瞬间竟有些不忍心把她叫醒。

我给自己打了打气,唤了几句同学,便睡眼迷离的起来了,看来是睡得不沉。这孩子抬头望了望窗外,然后猛地清醒般,站起来有些迷登的看了我一眼,然后小步跑到刷卡机边,掏卡刷卡,抬起一脚刚要下车——我唤住了她。她一脸疑惑的转头看我,突然意识到自己忘拿书包了。我看着她一脸尴尬拿起书包的样子有点莫名想笑。

我坐回位子,拉下手刹,

右边的后视镜中看到她下车后,还回头看了一眼。

我踩下油门。


嗯,我想我女儿了... 

好,决定了!中间换趟休息的时候往家里打个电话吧 !


我是阿承,中学生。

今天小欧子把我铅笔盒扔门上边那台子上了,然后我就不得不拿着扫把试着把它横扫下来。

啊对,这就是为什么公交外天已经黑了的原因。小欧砸你给我等着!我可不是好惹的!

今天作业好多啊...!要死啦要死啦!哈,车堵上了?现在...唉这个点,也不意外...

今天到家又得晚了,希望老妈不会说死我诶...

啊!说到这个!明天有测验!糟了糟了糟了...今天轮到我写随笔啊喂!

哦这个随笔啊,不过是一组同学每周轮换着,围绕一个题目写一篇作文。嘶...挺好玩的,但总是写不好嘿...上次我写了一个偏科幻类的作文,分打的也真是够低的。但是这世界哪有那么多情可抒啊!不如我给你讲个故事得了——

从前有座山

山里有座庙

庙里有个小和尚





卖保险的。

啊这是我后桌大静编的,反正就是一个卖保险的小和尚遇见一个蛇精,蛇精想吃他,买保险哒哒的故事,如果有人想听我就到时候再讲

就因这个,我可以拍着胸脯跟你说个事儿。别的事我可不敢保证啊,但有件事我得跟你说:我们组,除了我之外,其他人都是人才、!

小欧子天天上课画舰艇,结果最后考的还比我好、大静人性格棒着呐!喝水不听段子就是从这儿来的,因为有一次我正喝着水,静冷不及防的的讲了个笑话,结果我咳了一整天,回家生无可恋的问我妈:妈,呛水会死人吗?、前桌阿斤也棒的很啊!古诗词特厉害,能被一堆我听不懂的文言文诗词,据说阿斤爸是作家,厉害着呢!

得,我就这样了。【生无可恋脸】

诶诶诶,没坐过站吧?!

诶!同志!让一下!我下...!

····算了····


然后——这一天我挤了三站地才挤下公交,同时收获了一个惨痛的经验教训:永远、永远不要在5:30之后做公交.....


我在公交上遇见了几年前我的同学,这事儿,好事坏事,得看人。

我?我是谁不重要,知道我上班了就行了

然后早上起来——坐公交,晚上下班了——坐公交。

回见一个人住,看看电视,聊聊天,洗洗睡了。

没什么认识的人,日子淡淡,也许缺了点啥。

这几天看着公交上的小学生莫名感叹,人大了,圈子咋就不能大呢?


前几天我遇见了我的大学同学,这纯属偶然。

我跟他不是很熟也不是陌生,就属于那种班里我认识你,你认识我,我们几年仅聊了几句,但不熟识那种。毕业之后就散了,彼此默契的不给对方留下联系方式。

一起上了学,一起报了到,最后道别后基本上只知道名字,感觉就跟这公交似的。我们一起上了这辆车,都彼此刷了卡,但最后我只知道你的样子长什么样。或者说,时间过去后,都不会记得了。

我们坐在后边的双人一排的座上,聊着当时的事,现在的事。

原来我知道的事他也知道啊,原来他也参加过那个活动啊!啧,自己知道的还真是少。

我说我现在的工作还不错,把包抱得稍微紧了一点。他说我也还好,日子过得也不错,整了下衣服。

然后他抬起头看了下车门,说:“啊,我下一站就下了”

我起身让他过去:"行,有机会再聊啊 !"

我们都挥着手,就跟老朋友离边似的。但就是下了车后都不见了踪影。

人生就跟公交车似的,一趟又一趟,也不知道那一趟下去的人这一趟还会不会再遇见。

再说了,要真是好哥们儿,大概见面的地儿也不是公交吧。

嗯,明儿上班还有一篇报告没写。

回家看会球赛,随便吃点,早点睡了吧。这几天还挺累。



评论(1)

热度(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