予安

【梨姬】迷失的人迷失了


我竟然把这篇码出来了。
一直想写写这俩。
知识不够,写不了太真切的事。不过不着急,咱慢慢来嘛。
私设:年上钢琴家樱内,年下西木野。

——

00

近了,近了,一切都恍如梦境,犹如猝不及防猛然疾跳的心脏。

01
她终于再一次触摸那冰凉的,似肌肤般细腻的键,

她笑了。

手指哪怕笨拙也没关系,谱子哪怕一篇都不记得也没关系,让我跌跌撞撞的,再一次奔向,你的方向吧。

02
小西木野总是记得坐在钢琴左边的樱内老师,那个人自从自己坐在琴凳上,脚在空中晃来晃去踩不到地时就在了。

那时樱内老师总是给她一个好看的笑,总会摸摸她的头,然后搬小凳子让她踩上。

想想父亲当年义不容辞的拉着她,她嘟嘟着小嘴,满不乐意的扯着衣襟下端,心想着今天后院的小花是不是又开了几朵呢,一路被父亲蛮不讲理的大手拽进老师家。

可是樱内老师超级好啊!

老师她长的很漂亮很漂亮,

能弹很好听很好听的钢琴曲!

老师还会做小饼干呢。每次上完课总是带着我去后院的秋千上或者去公园啊河边啊拿着刚刚烘好的小饼干,给我讲各种故事呢。

啊、上一次!老师她给我讲了一个迷路的人的故事,很棒。

老师唱歌也好听,不过我只听过老师哼过几句,好想听老师唱歌啊...

“小真姬!”樱内唤她,

“又走神啦?”

西木野死命的摇摇头

那好,樱内老师刚才讲的是什么?

啊...啊...莫...莫...特?

莫扎特啊,小真姬要记住啊,他可是伟大的音乐家!

小西木野望着樱内闪闪发光的眼睛,心里把这几个字拆开来翻来覆去的念,

音...音、乐、家。

乐、家...

是什么意思呢?

难道是能让樱内老师喜欢的人就叫音...音乐、家吗?

恩,我也要成为音乐家!

小小的西木野暗下决心。

2.5
父亲不再让她学钢琴,他说那是没用的浪费钱的东西。真姬低头想了一会,突然很想问,那你一开始我为什么让我学钢琴?

也许父亲会答,为了气质和权贵,为了能力和生存。那为什么要让我放弃?

结果父亲告诉她,是樱内老师,要出国了。

03
那天的风刮的不小,樱内长发如云,如红霞夕阳,混在远方的天空里,霎时如一片黄昏美景。

西木野真姬裹着一层厚衣,用稍稍成熟却仍稚嫩,带点不妙的鼻音说到,樱内老师还会回来吗?

樱内晃了晃头,好听的音乐会传的很远哦,小真姬要是弹的好,我在那边会听到的!那时我就立马飞回来表扬你!

又不是小孩子了...西木野小声嘟囔着没敢让她听见。她抬头望着霞云飘忽,想说什么又没敢说。

那年樱内老师去了国外一所著名的音乐学院,从此钢琴上少了一个人的影子。

04
后来真姬很忙很忙,忙着应付父母亲的各种期望与安排,忙着东奔西跑,忙着长大。

05
她扭头回避过每一首钢琴曲,却在无人时不自觉的哼起来。

她可能很想念键盘上的时光,但可能因为随年岁增加的傲气,她拒不承认。

她...
她承认自己对钢琴有一种特殊的情感。

就算不再触碰,她知道自己望过去的目光足够炽热,她知道钢琴如果是个小姑娘,也许会脸红起来的。

如果我哪天见到樱内老师了怎么办?
她又想,别开玩笑了,老师她不会回来的。

再说了,我才不想见她。

音乐,是虚无的,是梦罢了。我不要梦。

06
其实刚开始她根本就不喜欢钢琴,她很喜欢很喜欢当医生,她十分不明白父亲为什么要把自己拉到一个不知名的地方,然后推开那扇门。

07
她在医学上做出了巨大突破,毕竟她很喜欢的。不过名利钱财双收,名声在医学界基本无人不知无人不晓,除她以为谁都料不到如此年轻的人会有这么大的才能。

系里的年轻人看着她走向领奖台,面色平常只带些礼貌性的微笑说谢谢,他们表示,西木野,

棒炸了。

他们说,她是那么优秀,优秀到没有什么需要担忧。

她总是那颗闪闪发光高高挂起的星。是高岭之花,待人不冷不热,出色的保持着一个天才应有的孤傲性格。

日子好像就应该这么过,什么都不加,什么都不减,老老实实的

09
钢琴家樱内梨子回国演出,地点——
原来樱内家边的礼堂

要不要去呢?她问自己。

10
遥远的那天她拉起她的衣袂,用她琥珀般的眼,将这只名叫西木野的小虫牢牢困住,她的一颦一笑,不真实的,在她眼中,都是永恒。

梦中那天军队入侵了她的家园,她看见炮火连天,硝烟四起。不知从何而来的嘶叫声恸哭声嘶哑的怒吼声漫无天际的将天空包裹。

烟起了,浓雾滚滚,催人泪下。

烟散了,荒寥无人,孜然一身。

也不知道曾经的辉煌是否能化作明日的朝霞点亮星辰,泪尽叹息。

她穿越断壁残垣,尘埃迷住她的眼。轰隆崩塌声,堵住了她的耳。

日长跋涉,溪流迷雾,她失了路,望也望不清楚,看也看不真切,迷失而迷失,就算叹息声也无人听见。

混沌,迷失,空虚,茫然。

那束光,倾泄。

那眸,光明。

那美,醉人。

她的声音钻入她的耳,抚上她的眼,她伸出手做邀请,她亲吻她的手背,她沉沉低语。

一瞬间树林阴翳,浸满了暖黄色的光。仿佛一瞬之间,百花盛开,醉红色的樱花满天旋转,纷纷扬扬。

又好像一瞬变成了铺天盖地浪漫的黑白,蔓延跨越黑暗与光明,憎恶与热爱,死亡与生存。

这就是那个,迷路的人的故事。

走过痛苦的长河,放下曾经那么多的不开心不快乐不应该是挺好的吗?

那为什么...为什么眼泪停不下来...!

那份长长的记忆,沿路的风景,连同痛苦抛下不就好了吗?!不是本可以继续前行的吗?

什么啊、意义不明...

11
决定了。

12
学校琴房的看守员表示他有点慌,

他已经连续好几天看见隔壁医学部那个天才跟鬼似的溜进琴房完了还威胁自己不能说出去你要是说出去我就——

啊啊啊我就是个看琴房的和您和医学部无仇无怨您饶了小的吧!!

那好,把靠窗那间屋子在下午预留下来,不许让其他人进来。

好好好在下知道了...

13
这是樱内家旁那条熟悉的小河,还在和往昔一样,泛着光的水溜溜的跑。

小真姬跟上来哦!
喂!樱内老师跑得太快了吧!!QAQ
当西木野气喘吁吁的跑道她老师的身边时,樱内早已在河畔边长椅上优雅的坐下,河边的小风吹过她如云般的长发,有一小撮摸上西木野的脸颊。

远处夕阳为她披上薄薄一层轻纱,光在睫毛上跃动,

才没有看呆呢啊啊啊!

近了,近了,一切都恍如梦境,犹如猝不及防猛然疾跳的心脏。

什、什么啊、意味不明....

14
老师她,会不会都不认识我了?

15
大礼堂里灯光拢聚。

你那手指若翩翩蝶翼,灵动扑朔。

你的笑,蜜糖般,阳光般的笑。

那是怎样的一蹙一颦,让秋日的私语都无声叹息?

那是什么样的眸,让人想到梦中婚礼,新娘那美丽的笑靥?

那像是让人安静的像坐在星空下,无言的坐在风吹过的街道边,坐在不知名的小河边,看远处宏伟的大教堂。

那是光。

扑朔迷离,若离若随。

16
眼,她那令人醉生梦死的眼,穿越一切阻碍,看向自己。

西木野自知自明,西木野知道自己想去后台见她。

她曾经暗地里想过无数次她们再次相遇后的场景,
也许自己会以医生的身份再次自我介绍,

也许她会作为仰慕者为她献上鲜花,

也许自己会笑着跟她打招呼,

却独独没想到这一个。

所有的游刃有余,所有的骄傲,什么都不存在了。在她面前她无缚鸡之力,颤抖的还不如个孩子。

这时她才明白,樱内老师在她心里有特殊意义,不仅是老师的意义。

父母繁忙,童年因她烙下印记。小孩子印象最低处的依赖感已慢慢发芽,就算她不承认,她也不得不承认。

她什么都说不出来,梗着嗓子侧着头,不敢看她。

我回来啦,不欢迎我吗。樱内明明是笑盈盈的。

可她鼻子一算,眼中啜满泪水,忍都忍不住的。这还是自她傲气以来大概是第一次这么任性的任由它们肆意纵横至整个眼眶,几欲溢出。

樱内拍了拍她的头。

“我...”

我好想你啊,老师。

好想说出来...
但要是再说一句话一定会哭出来的。

她咬着嘴唇呜咽,像只委屈的小狗。

樱内终于将她揽入怀中,怀里温暖。她轻轻拍着那个胆怯的哭出来的小孩子。

“好啦好啦,我在我在。”









——

1是结尾
总感觉故事还没写完...

评论

热度(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