予安

随便说说 (闲聊瞎扯)

这年我十五

忘了是哪天,我家青儿,我知己,一特棒一孩,一本正经的调戏我,还说当我十五,恩及笄那天之后就可以出嫁啦!万一我家阳被人抱走了怎么办!我我我我好担心啊!顺便还抛给我一个可怜兮兮的眼神。
我当时就想劈她一手刀,找你家坡坡和白白去!我想说。

反正那时我倒也没想到,我真正十五的前几个小时,我会猫在黑暗中,幽幽的开着个手机,斜侧着身子,压的我左胳膊生疼,宿舍里空调不好使,我强烈的感觉到屏幕都比我指尖的温度高。
隔壁宿舍跳蹦床似的上窜下跳上窜下跳,我啊emmmmm明天还有课但真的既想睡又不想睡...

我来loft没多久,写的东西也少,年岁不高对你们这些大佬们还真心真心有点怯,但我我我我都在看啊!!

迁城太太的各种文啊(温柔细腻得我想哭了都...),刚开始直接影响把我拽进坑的底线大大,影子大神(神迹加油www),雾光啊(啊这家伙!),min桑,墙大(加油加油),白梯大(画忒好看嘴角的笑都勾的我心痒),隔壁写da capo曜梨学者系列的不知名的大神——还有还有很多啊,你们都超棒啊!

loft对我是个意义重大的地方,它大概在见证着我怎么恍然醒悟我真的真的想写文,到写文,到颓废的(划)如今。它超棒。还是那句话,我爱这个地方,我爱你们。

我呢,叫我阿予吧,阿与也行,你要是叫我小名叫我阳我可能会考虑打死你。

本人正在面临高中的诡异的调整期(大概是)。强到爆的学校一个爆炸把我硬狠狠的扔到下面亲吻土地,呸这土真不好吃,呸呸呸。
正在扑通挣扎着,有没有哪位好心的过来人,能告诉我怎么在水底下,或者是水上一动不动的躺尸啊?QAQ

我啊,不知道为啥,也不知道是小学还是初中,就有个毛病,总是想着别人怎么看怎么想,搞得自己特别慌。换位思考换过头了。我几乎不敢在大群里发消息,不太习惯成群结队的跟着别人玩啊什么的,诶哟我可胆小了,真的(严肃脸)。

所以真的,你要是有什么想对我说的就说吧,无论是评论还是私信,表扬还是批评我都会认认真真的看然后反思的。无论善意也好,还是其他的感觉,我都能理解,会试图改进的。

我不惹事,好养活,总喜欢给自己找了点乐子干,以至于最后啥都不精,也没啥突出的。处于正在下定决心却迟迟没有奋斗阶段。
一部分原因是我一写作业就想写东西,况且作业大军忒多了,我又死懒。我发现我一点都不喜欢手机但我还不能不离它,真是的...

扯回来。
所谓七年之痒,完完整整的过了俩了,虽说不是完全贴切,倒也是可以说是可以重新做人了。

想写很多东西,想写武侠,想写科幻,想看不同的人不同的方式,想看友情,想写写甜甜腻腻的情话,想写平平但不淡像一杯蜂蜜水似的日常,想看相离后的相逢,想写长篇,想写片段,想写故事。

好想写故事哦。

想描摹少女曼妙的身姿,想挑起那勾笑。想将她的喜怒哀乐慢慢勾勒一点点加色填充。想看她经过岁月洗涤,是否变了模样。想看她历经万难,终归于一句,早上好。

想看两人懵懵懂懂的相遇,生涩的自我介绍。想看他们逐渐熟络,开始不知从谁开始的调侃。想看他们袍泽之情,互抵肩背战斗。
想看他们敌对双方,互拆谋略。想看他们背叛与忠诚,想看命运与伦理道德相悖做出的决断。想看好友不再的后续,想看剑指天涯的豪情。
想写美景,樱花梨花桃花,暖风细风狂风,看都看不过来的美景。想看一个世界怎样浓缩于笔尖,又是怎样徐徐绽开的,想看它的魔力,想看自己笔下的魔力。

十五应该干什么呢?跨上良马,持长剑纵身于敌中,骋马左劈右刺,上撩下斩,百万军中直取上将首级?
歌于庭院,坐于秋千,轻展歌喉,让不知谁人的心缠住啊。
想与同伴登高山,赏菊花,喝喝茶,跟青儿说说话,读读书,听她侃她家坡坡和太白。
当纵酒高歌一曲,人生几何?

我还能说什么吗?积了一肚子的不明情绪,且让我硬生生吞下了。长这么大真是不容易,真不知道我是怎么逃过婴幼儿时期,跨过傻不拉的童年,来到现实的如今的。
什么誓言也不想发,什么愿望都不想许,如果有的话,一点一点向前走吧,跟跑八百似的,有些事即使难受,往前跑总会到达。

就到这里好了,
我有千言想发,便藏于文字中吧;我有万语想讲,只想说给你听。

谢谢您能看到这啊!
这里阿予,欢迎勾搭w

评论(4)

热度(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