予安

【绘姬】归家

我回来了啊!

暂时一切顺利,录取通知书还没有下来,得到月底。

结果中考五科里面语文扣的最多...病句修改什么的让它一边去吧.....

但果然还是喜欢随便写写什么事啊景啊人啊———

看来暑假也不能光玩啊。

好的,让我们朝着未来,yosoro!

===========================

(真姬视角)


下午闷热时我驾车在路上,向家的方向行驶。天色看起来有些糟糕,云聚拢着,带着些沙子般特有的黄色,添塞着天空。路上车倒是不多,倒是很顺畅。可我的心情却并不如此了。

下车,掏钥匙,开门。那个空荡荡的房子,少了久违的一声:“欢迎回家”,总觉得有些难过。

屋子里好像处处都有绘里的影子,在沙发上,饭桌旁,相片里,可唯独缺了本人。我有些赌气的将外套扔在沙发上,栽向亲爱的床,倒头便陷入深深的睡眠之中。

看来纵使是在梦里我也逃不了这个让我极度缺觉挂上黑眼圈的地方了啊。那墙壁鸽子一般雪白,一路延伸没有尽头。病人家属在两侧或坐或立,还有人在楼道里与世隔绝的踱着步。

我好像听见了我的主任——一个不喜欢吼人,无私的严厉教授在唤我,我加快脚步,生怕惹她生气。

推着担架的担架员从我身边呼啸而过,我走过一个个诊室,突然好像看到一个熟悉的身影向我迎面走来,我正想看清楚些,突然——

“咕噜....”

哦我的胃啊....我要睡觉啊!我欲哭无泪,天知道医学生的睡眠时间有多么的宝贵,岂能被区区饥饿打败啊!

我翻了个身,半是强迫的试图再次进入梦中,可该死的饥饿感信号从腹部直直刺入脑海中,硬是把我从医院掰了回来。

够了,不就是吃东西嘛!我死不情愿的睁开千斤重的双眼,慢慢拖起万斤重昏昏沉沉的脑袋,试图再在床上多赖一会,哪怕是一秒钟也行。

终于我还是下了床,冒着迷糊撞到墙的风险,我终于顺利到达厨房。拧开水龙头,捧了一大捧水,抱着视死如归的心情往脸上泼去。呃啊...

打开冰箱门,吃什么呢?啊...绘里不在家,没心情吃正餐...我伸手拿了为数不多的一个番茄。

速食面...嗯...速食乌冬面被我放到哪去来着...? 

啊,在这!我拿出最后一包乌冬面,拿在手里掂了两下,填饱肚子应该是够了。

壶里的水咕嘟咕嘟的冒泡沸腾着,我撕开速食面的包装,将盒平稳的端放在桌上。提壶,带着一阵如仙的雾气,热水倾涌而下。我端起我的面,拿着我的番茄,随手拿了一本医学杂志,坐到饭桌的椅子上。我拿起叉子向我的面戳了一戳,无聊的翻了几页杂志。

一边吃着面,一边啃着番茄,我看向饭桌另一边空荡荡的椅子,突然想起绘里这几天好像就要回来了。几天没见,感觉心里边好像空了一块似的。不知道她瘦没瘦,有没有好好吃饭,好好照顾自己?

我突然有点心虚的低头看了一眼速食面,沉默的静坐了几秒钟。然后狠咬一口番茄,心想待会一定要好好收拾,可不能让绘里看见。

休息片刻,我刚思忖着要不要再补一觉,一阵手机铃声突然急促的响起。

“喂喂”

“晚上值班,今晚有特殊情况,全体实习医生速到。”我亲爱的主任又一次成功的在午夜把我给吓精神了。我就知道梦见主任不是什么好兆头。

我低头看了眼挂断的手机,然后默默拎起外套披在身上,环顾房间四周,在心中小小的叹了一口气。

也罢,我想,反正在屋子里也干不了什么。

++

当我到达医院时,所有人都已忙成一片。我换了身衣服,随即加入到战斗之中。

一位护士在中间间隙以极快的语速告诉了我事情的起因,据说是一辆大巴车失控打滑撞上栏杆,然后侧翻倒地,有四十八个可怜鬼受伤,十六个倒霉鬼被甩到人行道上。

不过能让他们稍稍欣慰一点的是,他们还有我们这一堆医生,陪着他们一起,可怜倒霉,对吧?

中途,一个小伙子恳请让我帮忙接通电话放在他耳边。我看他双手都受了伤,无法移动,怪可怜的,而且碰巧的是,主任这时又十分合适宜的告诉我让我马上休息五分钟。

好吧,主任常言:帮助病人不仅仅在于拯救生命。姑且帮他一次。

我帮他接通电话,放在他耳边正好能够听到声音和说话的地方,希望他不会接到一个主任式的电话。

“啊,我没事,小伤小伤,没事!”

“你早点休息,不用关心我啊。死不了死不了,我命大着呢!”

“什么,做了拉面?!我也好想吃...你的手艺超棒的啊...”

“好的好的,那我赶快好起来”

“嗯,好,回见啊。”

那边挂断了电话,我将他的手机放好。抬头见他一脸爽朗的开心笑着,向我道谢。

不知道是朋友、恋人,还是谁呢?

不过我在想,能有一个挂念你,心疼你的人,真是太好了。

绘里,你在哪呢?

++

凌晨两点,我脑袋涨的厉害。于是我决定去自动售货机去买杯咖啡。不过这绝对不是一个好主意,因为,主任在上,那是我喝过的最苦最难喝的咖啡,但我实在已经走投无路无可奈何了。

我站在售货机前,企图从兜里掏几个零钱出来。我翻着我的兜,不料我的手机这时不合时宜的响了。我只好手忙脚乱的一边掏出几个硬币,一边将手机放到耳边,用头和肩膀夹着。

正当我在犹豫是选择稍贵但难喝的咖啡,还是便宜但更难喝的咖啡时,话筒里的声音直直透过耳膜,重重的敲在我心上。

“真姬,还在忙啊?我到家了哦——”

那声音有着让我不可抵挡的温柔,一瞬间,她仿佛穿越时空。她好像就在我身边,紧紧的将我抱入怀中,拍拍我,轻轻说,没事,别怕,我在呢。

好像一场梦,好像我们谁也没离开谁。好像我们上一秒刚刚离开,但却已经想念。好像两个人正相互依偎,在一个懒洋洋的休息日看着电视。一切都好像只是一个梦,美好到难以相信的梦。可我却偏偏陷入到其中,陷入到那只如井水般清澈的蓝眼睛中,不可自拔。

我试图控制住我有些发抖的手,强忍住眼泪和笑意,“笨蛋绘里,你竟然还记得回家!怎么没把自己给丢了啊?”

“哪敢啊!”她肯定在笑,“要丢也要丢到你身边啊!”

我吸了下鼻子,知道她此时也一定疲惫至极。连续一星期多的高强度工作,能活着回来,我就知足了啊。

“我这边还得忙一会,估计得后半夜才能回去了。”我无奈的说,天知道我有多想现在就抛下工作,直接飞奔回家。

绘里小小的打了一个哈欠,随后好像把自己扔到了床上。

“加油!”,她嘿嘿的笑了一下“我在家等你。”

挂断电话,我弯下身拾起我的咖啡,扯下拉环,大大的灌了一口。

相信我,这难喝的苦咖啡从来就没有这么甜过。

++

凌晨四点,一切慢慢归于平静。急诊室就像大战过后数小时的军医院,满地都是血污和纱布,没我的事了,急诊团队仍在忙着让一切回到正轨。

我踏出医院的门,脑袋昏昏涨涨,脚踏在地上,一颗心终于实实的落了下来。

我钻进我的车,启程。

车子如一尾小鱼,游进墨般的海中,不带起一波涟漪。天空中下起了小小细雨,点在薄薄一层透明的玻璃上,播放器里的小歌静静的转,吉他的弦轻轻的颤,路灯去了又来,雨刷器闲惬的一下一下慢慢打着拍,一切的一切就那样慢慢的流转,一路一路伴归家。

我们就像鸟儿般暂时离开我们安稳的家乡,只为下一次更好的相聚。我们终会在温暖明亮的灯光下重逢,不言辛苦不言劳累紧紧抱住彼此,眼里是你,怀里是你,心里笑里都是你。

我握住方向盘,目光穿过重重绵绵细雨,向前方望去,向远方望去。

那个我所爱的人正在路途尽头等我。那里,是我的家。

评论(7)

热度(2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