予安

【梨姬】迷失的人迷失了


我竟然把这篇码出来了。
一直想写写这俩。
知识不够,写不了太真切的事。不过不着急,咱慢慢来嘛。
私设:年上钢琴家樱内,年下西木野。

——

00

近了,近了,一切都恍如梦境,犹如猝不及防猛然疾跳的心脏。

01
她终于再一次触摸那冰凉的,似肌肤般细腻的键,

她笑了。

手指哪怕笨拙也没关系,谱子哪怕一篇都不记得也没关系,让我跌跌撞撞的,再一次奔向,你的方向吧。

02
小西木野总是记得坐在钢琴左边的樱内老师,那个人自从自己坐在琴凳上,脚在空中晃来晃去踩不到地时就在了。

那时樱内老师总是给她一个好看的笑,总会摸摸她的头,然后搬小凳子让她踩上。

想想父亲当年义不容辞的拉着她,她嘟嘟着小嘴,满不乐意...

随便说说 (闲聊瞎扯)

这年我十五

忘了是哪天,我家青儿,我知己,一特棒一孩,一本正经的调戏我,还说当我十五,恩及笄那天之后就可以出嫁啦!万一我家阳被人抱走了怎么办!我我我我好担心啊!顺便还抛给我一个可怜兮兮的眼神。
我当时就想劈她一手刀,找你家坡坡和白白去!我想说。

反正那时我倒也没想到,我真正十五的前几个小时,我会猫在黑暗中,幽幽的开着个手机,斜侧着身子,压的我左胳膊生疼,宿舍里空调不好使,我强烈的感觉到屏幕都比我指尖的温度高。
隔壁宿舍跳蹦床似的上窜下跳上窜下跳,我啊emmmmm明天还有课但真的既想睡又不想睡...

我来loft没多久,写的东西也少,年岁不高对你们这些大佬们还真心真心有点怯,但我我我我都在看啊...

恩...空白的纸,画点什么好呢?

为寂寞的洁白天空画上一个满月

月光如泉,铺洒天地。

在月光中画上温婉的小院和樱花树。

风吹花随,花语绵绵。一瓣一瓣,像被同伴的手所牵引,跳起无人知道的舞蹈,飞上枝头,飞上高空,飞上月亮,她们的闪闪发光,飘飘然,飘飘然,旋转,旋转。

为满月画上那拥有着漂亮星辰的天空

它轻轻捧着盈盈的月,拥抱花的低语。

在星辰之际画上大海一片,那不亚于任何一片星空的海。小院面朝它,静静的期盼。

再画上一间房,

画上一扇小窗。

画上佳人翩翩坐于榻榻米上,风吹过她的樱花色的发梢,将花吹进窗。她侧脸不看月亮不看花,看向大海的方向。

画上热茶一壶。

腾腾的冒着热气...

【全员向】不能自胜

她记得第一天来到这里的感受,那是刻骨铭心的,永远都忘不了的。

出拳,收拳,每日也许完全超过人体所能承受的训练,这是自由,这是意义所在。

铁笼子里斑驳的光,她记得。微绣的壁,她记得。既是伙伴也是敌人脸上凶恶的光,她也记得。

挥汗如雨的训练场,呐喊声,跑了一圈又一圈的操场,一圈又一圈,不知多少次踏在同一个脚印上。

炉火噼里啪啦的响,迸溅的光,亮。

*

热夏,绿叶植物肆无忌惮的伸展着,霸占视觉所能及的任何位置。她一路走着走着就小跑起来,欢脱的风吹得好痒。

好,让我们翻开课本,今天我们来学习太宰治的《轨道列车》。绚濑同学,请你来读一下

绚濑同学?

啊、啊好的!

她紧紧的盯着一个个字...

【绘姬】归家

我回来了啊!

暂时一切顺利,录取通知书还没有下来,得到月底。

结果中考五科里面语文扣的最多...病句修改什么的让它一边去吧.....

但果然还是喜欢随便写写什么事啊景啊人啊———

看来暑假也不能光玩啊。

好的,让我们朝着未来,yosoro!

===========================

(真姬视角)

下午闷热时我驾车在路上,向家的方向行驶。天色看起来有些糟糕,云聚拢着,带着些沙子般特有的黄色,添塞着天空。路上车倒是不多,倒是很顺畅。可我的心情却并不如此了。

下车,掏钥匙,开门。那个空荡荡的房子,少了久违的一声:“欢迎回家”,总觉得有些难过。

屋子里好像处处都有绘里...

【海姬】对碰



放假的日子早已斟在那布满烟花的夜幕下,两只对碰的酒杯中了。它伴着一声清脆的响,在两人淡淡的笑意中,稳稳入了肚。

两人又开始了新的一轮。受伤的病人,没写完的稿子,忙起来的日子。

每天暂且告别,晚上又重新相聚。没有谁干扰了谁的生活,或者说,都巧妙而又恰到好处的融入了另一人的生活中。

夜里害怕吵醒另一人,轻声溜进被窝来;总是不满另一人睡得太晚,倒是自己天天熬夜;闲暇时间,一人在这边写稿子,另一人在那边弹曲子。

就算你没说,我也知道你在想什么。这是仅属于两人的默契。

仿佛两杯不同的鸡尾酒,轻轻碰杯,然后慢慢混合。那交互缠绕的不同色彩最终融合,明明二者的特色特点并不相同,却在一品后让人深感不可分离。

轻碰的酒杯放下...

【绘姬】日子

夜里的钟声敲响了,像是一滴水珠悄然落入大海,声波涟漪般的一圈一圈泛起来。那含着祝福的古朴的嗡鸣声,也就恰似逐渐消融的冬日般,慢慢的的融化在心里了。


日子一点点流淌着过去了。


“啊,就算吃了那么多次,荞麦面条还是那么好吃啊!”酒饱饭足的绘里拍了拍微鼓的肚子,一头栽在沙发上。


“吃完饭后就那么倒下,当心长胖啊”一只手收起桌子上的空碗,不一会厨房里就传来了水龙头的刷刷声。

“诶,真的?!”绘里受到了惊吓,猛地一拍桌子,挣扎的直起身。


“骗你的啦”...


录子

明儿就放假了,后儿就开始上课外了。还是实在没忍住,随意写了点。权当练练笔了,找找感觉。


在我还是小学生的时候,我的学校就在我们家对面。用我妈的话来说“把一根绳一头系在我们家楼顶,另一头栓牢在教室那头,唰的一声,上学这都是5秒钟的事!”

我自然是不敢做这么危险的事的,还是小胆子的走我那到学校5分钟的路程。

后来大了,学校也远了,改坐公交了。相当时一二两年坐的都是公交,直到第三年——大考。我妈不由分说的拎我上了私家车。虽说旁眼看来,这可是无上的待遇!但是我这人脑袋缺了点零部件,还是...

听那陌生到只相遇过一次的曲子热泪盈眶,就算还是不记得它的名字不记得知道它的调子。但是刚刚看到那短短的两行词,那音刚刚响起,你就知道、哦,我见过它。

然后就想起那次与它的相遇,想起那时身边站着的笑着人,想起那时的天空那时开心伤心那时发生的所有故事。

人们听到那从未听过的调子却会突然热泪盈眶,为它背后看不见但听得见的故事,同时为了自己的故事。

这就是音乐的魅力吧

【绘姬】灯光 (论为自己看的一篇短生贺)

下雨了。


绘里有个习惯,就是在晚饭后一个人出去散步。

夜暗,灯光亮着,很安静。

绘里有个爱好,喜欢在雨中散步。

当然是小细雨那种,还没胆大到想去感冒。


一天,

夜晚,细雨。

雨丝在灯光前就像是纺织机上的细丝,

飞速的坠入地面,圈圈泛着。

她挺喜欢的,这样的天气。


在外面溜达了好久,突然想到家里的那个家伙,

时间…有些长了…会着急吧…?

赶回家时,却看见一个人握着伞在门口不偏不倚的披着灯光。


“诶,真姬!不冷吗!”挥动着双臂。

伞稍微倾斜,随即慢慢的移了过来。

“不怕感冒吗你…”将伞放在了两人中间。...